月白风薄凉

漂泊于四海,浪迹于天涯。

【玄亮十世活动】一宣

@江庶 看过来!

舞舜华:

玄亮圈粮食主页:



有道是三生石上姻缘定,三生三世不负卿,今却又显十世镜,观天命,易前世,策今生。




 第一世,玄幻 
用我三千苦果,换你一世虔诚,从此六道轮回再也困不住你  
生生》by @一笔青史定长安  
试读部分: 
 男子看着远方天边的异象,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一口饮尽了杯中清液。 
 “五彩霞光现,天地气运显,不知又有什么强大的存在,要诞生在这世间了。” 
 男子眼中的兴趣之色愈发浓重。 
 “也罢,去看看吧。” 
 …… 
 “这对他来说不公平!” 
 “这世间从来都没有什么公平,白泽神兽应天命而生,这就是他的天命。” 
 “那我若是不依呢?” 
 “逆天而为,不得好死!” 
 …… 
 “别哭啊……我说过,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他虚弱的靠在他的怀里,魂魄已经快散尽了。 
 “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永远背负着这些东西,这一切,说到底都是殊途同归……” 
 …… 
 一条龙,用自己的身体彻底的填补了那条在这个世界千年万年都无法封印的深渊裂缝。 
 这个世界,真正的迎来了永久的安宁 。 
 
 第二世,架空 
用我颠沛流离,换你二世安稳,从此朝暮烟霞随你眼波流转  
灯明四十九天》by @舞舜华  
试读部分: 
 “大人!”
“大人!大人快起!”
刘备被从刚刚迷蒙的睡意中狠狠拉出,眼前便是侍人催促得火烧眉毛,如临大敌。
“大人快起!”侍人一边嘴中不停,一边不由分说把刘备脱下的中衣往他身上套,“太守大人来了!这时许已在门前下车了!”
太守?在三更天里?
刘备脑子直蒙,来不及多想,草草扯上官服,头冠也没能束,一脚还趿着鞋,被侍人赶着,一步一拐跑出内堂。
来到这与他年号恰好相同的小县,恐为天意使然。刘备曾在永安病重之时,想过道人说的极乐和地府。但他万万不能想到,当油尽灯枯,撒手人寰,他再次睁开眼,却醒在了这章武县令的任上。此世间,与从前穿一样衣着,说一样语言,却非同样山河国土,更本无大汉天下。 
 
 第三世,武侠 
用我风雨江湖,换你三世无邪,从此世间浮屠于你皆为净土  
》by @子妫  
试读部分: 
 血色残阳弥布天际,少年撑着冷硬的地面勉强站起,视野里满是惊乍恐怖的面孔,拥着挤着,像阎王殿里的冤魂尽数跑了出来。一片死寂…银亮的月光落在他怀里,冷风舔着眉梢,像夺命的镰刀。
……
“鸿鹄之志,注定要成就一番国士无双,再不济也得是江湖有头有脸的名士,你说你现在像什么样?!十年前一场浩劫,你尚且活下来了,现在这般且对得起家父在天之灵?!”
“他终究……望你成才…”
……
他惊诧的打量眼前的青年“你是?”
堂下灰头土脸的青年孩子般一笑,胡乱往脸上揩了一把:“我叫苏玄,刘玄德的玄哦。”
 
 第四世,修仙 
用我嗜血成疾,换你四世柔肠,从此见你身边尚有枯骨成花  
如是我闻》by @伊蕾聆音  
试读片段: 
临渊虽碌碌杂杂不值一提,却有一处众生念念向往之地。 临渊正北方记惘山风景绝美,更兼有一溪。溪水终日潺潺,婉转间注入一潭碧水。潭边临水照花,常有琴韵悠扬。虽从来只闻仙音不见其人,但人皆认定这抚琴的,必是位了不得的。这一猜测在三界上神殊华时不时便驾临此处听琴后,更得到了证实。 最最要紧的,对于临渊众生来说,不知何时有了传言:“听得三日琴,对修炼法门便大有助力,更可能在七千年修行才能换来一次的跃过龙门道的考验中直接挑战成功,飞升上三界的上仙”。 弦得便是在这样的传言中带着自己的两位好兄弟长羽和益飞来到了记惘山。 




第五世,正史 
用我白头孤寡,换你五世明朗,从此惊羡时光唯你英姿飒爽  
十年》by @云潇·湘竹(忠武英高) 
试读部分: 
刘备如同真正的长辈一般,意味深长地摸了摸少年的头道:“不慕往,不闵来,人不能因为怕死就不活着,也不能因为怕失败就不去追求,无论什么事都要去做,如果不能证明我们能做到,至少证明我们做不到,也不会后悔。” 
少年不说话了。 
刘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端了长辈的架子教训人,不由尴尬万分,这少年怪得很,不会恼了吧? 
刘备忐忑了许久,却听得少年问:“这就是相君明知徐州不可援却义无反顾地出现的原因吗?” 
刘备愣住,在敷衍和认真回答之间纠结了一瞬选择了后者,看向少年,无比肃穆地回答:“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但为此故,虽死无悔!” 
少年背对着他,彼此都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少年说:“既如此,敢问将军之志。” 
 
第六世,刑侦 
用我暗影蔽日,换你六世斑斓,从此参商相望予你彼岸风光  
药不能停》by @陆役冬至  
试读部分: 
诸葛月明愣了一下,随即自我介绍:“我叫诸葛月明,刘队的朋友,旁边长安中学的老师。现在孩子们都放假了,所以他扯我过来跟我一起探讨这案件。” 
“哦,我在今年三月的成都日报上看过你,你就是协助刘队一起破了那个吸血鬼杀人案,顺带打掉了一个贩卖妇女儿童犯罪集团的吧,当老师是不是屈才了?算了,不多说了。我觉得这案子就是他杀。我直接说我的验尸结果。” 
刘靖豫点点头。法翼清嗓子,道:“死者面部青紫肿胀,眼结膜有针尖状出血点,口腔内粘膜也有损伤,颈部有大量出血点,胸部损伤集中乳房部,伴有表皮剥脱,皮下出血,乳头周围有条状挫擦伤,身体其他部位没有明显开放性损伤……” 
“从种种迹象看,董白生前曾遭遇过捂嘴,掐颈……?!”诸葛月明惊道。 
“所以,这是一起他杀案件,死者生前可能受到了性侵犯。” 
 
第七世,校园 
用我心如玄铁,换你七世善良,从此你爱世人皆是如同爱人  
彼其之子》by @江城落梅花 
试读部分: 
承女初嫁日,夫方弱冠时,千年只今日,九州难再晨。 
孔明离开西安游学的这些天,正如前世玄德三顾前离开隆中一般。他以一卷书一支笔,游历学府访遍山川,知天文知地理,写千钧文章,甚至能够深察人心。 
然而我很清楚地明白他志不在此。前生的孔明之志,唯有生之年寻一明主扫平天下,龙骧四海,以望北夷。 
——要以天下为任,要把江山凝成炼髓,碾碎在自己的骨血里。 
要做国士。 
而如今的他早已看到了长安盛世。自海外修学归来,只想找到他的主公,帮他卓然独立,让他桃李满天下,帮他名满无双。仅此而已。 
任尔远涉,不畏路艰。 
无论生逝,前生今世。 
【黄月英,2006年于西安】 
 
第八世,网游 
用我困顿终生,换你八世兴荣,从此长风浊酒夷歌万里相送  
虚实之间》by @山期 
试读部分: 
什么是游戏。 
虚和实寂静而热烈的交锋,还是虚和实温情脉脉的交融?一旦分割虚实的线断裂,是失去一切还是获得重生? 
林河在奔去对方的城市时想了许多。从在第一个游戏里的见面,到并肩走过的一路春秋。这一路故事都是假的,却在心上溅起一点又一点真实的悸动。 
他无数次被对方在虚无中拯救,而他亦救对方于真实。 
这辆列车就像是箭,擦着虚实的边,在火急火燎的生死附近试探,最后一箭穿心。虚实的线,终于因为一场诡谲的游戏而扭曲断裂,连带着所有的虚拟一同归于沉寂。 
而对方便是他的重生。 
 
第九世,民国 
用我拱手相送,换你九世甘甜,从此桃花灼灼有人撷取予你  
命中天机》by @栗子 
试读部分: 
迷茫的刘大帅最近已经烦躁到开始找他们摔跤比武,最后给警卫连都摔得鼻青脸肿,他们哭天抢地似的求徐师爷。 
总是眯着眼睛的徐师爷终于缓缓把眼睛睁开了。 
他点点头:“是时候给大帅算- -卦了。” 
他们看着徐师爷的背影哭出声,算卦有个屁用! 
有用!当然有用! 
就在不久之后,刘大帅遇见了徐师爷口中的"天机”。 
正所谓身高八尺面若冠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阿不,上得战场打得了胜仗。 
迷茫?不存在的! 
很多年以后,几个人喝酒,刘备问当年天机,徐庶喝醉似的低下头摇摇手呵呵笑。 
空手套刘帅呐! 
 
第十世,官场 
用我束缚加身,换你十世自由,从此酩酊梦中你我不得善终 
 @热尼亚的三穗 (暂未命名)
试读部分: 
人到了诸葛亮现在这个年纪,往往不会奢求更多,只求家庭幸福,事业稳定。诸葛亮却不一样,他仍二十七岁那年一样,不仅要替刘备争回荆州区,还要为他赢得大汉市。有常言道人至四十而不惑,诸葛亮亦未然。有时候他会感到无比疲惫,像久行的人蓦然回首,记得前行的方向,却不知身前身后还有没有凶险。他把眼睛闭上又挣开,眼前的道路依然迷雾重重。 
不过,当他下了车,避开试图拦路的记者,直冲进医院大门时,很多事情都变得明晰起来。那一刻,他脱下保护性的外套,伞尖再次敲向地面时,就像战士的利刃出鞘,剑锋直指苍穹一样。 
从今天起,将由他带领季汉面对未来的一切。 
 
十世情言,死生契阔,来生太远,与子成说。 




7.31-8.09,一世一人,一人一日,我们等你来 




请诸位太太发文时候打“玄亮十世”tag,多谢配合哟


评论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