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风薄凉

漂泊于四海,浪迹于天涯。

       杜甫有诗云:“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又在武侯祠前写下:“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遥想丞相当年,应是头戴纶巾,手摇羽扇,眼似星辰,又似大海,有仙人之风骨。千古睿智与忠心者,无出其右。其出山,应有三愿,一为匡扶汉室,二为一施谋略,三为平定天下。然匡扶汉室之愿,终成幻影;隆中对之图景,消逝于五丈原。可叹。其一生波澜壮阔,若探其兵法之玄妙,便觉是变幻莫测,才惊觉其兵犹如天降,然后叹服。实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也。
        今朝下笔《出师表》上呈后主,七征中原。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庶竭驽钝,攘除奸雄,兴复汉室,还于旧都……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

     陈词慷慨,语气激昂。只为不负白帝城托孤时先主遗愿。于是深入不毛之地,造木牛流马以运粮草,即用马谡之计,攻心为上,七擒七纵服孟获,建天当军,成北伐之基础,故有出师一表。

       然造化弄人。成也马谡,败也马谡。蜀魏相交,马谡轻敌,又失街亭。于是挥泪斩马谡。可见其刚正不阿。

       七征中原,呕心沥血。五丈原一战,魏军坚守,便以木牛流马诱敌,又赠女子衣物与司马懿,是为激将。但上方谷的雨飘飘洒洒,救走司马父子,却也浇灭了大败曹军的希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五丈原上流星陨。正中水镜先生语:“卧龙得其主,而不得其时。”

       当年宏愿《隆中对》与先主谈,三分天下。

       他以布衣之身得庞德公“卧龙”之号,先主刘备三顾其于茅庐,其也视刘备为贤主,抒己之长,论天下豪强之局势,言天下必将三分,为三足鼎立之势。一篇《隆中对》预知数十年后天下格局。明君贤相,如鱼得水。成立蜀之基石。

       出山,便助先主先取刘表,再孤身走江东。先以三寸不烂之舌舌战江东群儒,后使激将一法成吴蜀之盟。又向孙权借荆州,有立足之地,才有《隆中对》三国鼎立之势。

      关羽轻敌失荆州,败走麦城。糜芳,士仁又开城投敌,内臣不和,终致关羽之死。张飞又被下属所刺。为防宫闱内乱,刘备义子刘封被赐死。刘备先失结义兄弟,后失义子,东征之心愈迫,却未听孔明之言,设营于草,陆逊火攻,蜀军大败,刘备气郁积于心,以致一病不起。临终时,白帝城中托孤于亮,曰:“君才十倍于曹丕,必能安邦,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虚则探其是否有叛乱之心,实则放权,昭告亮之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教导后主,事亮为相父。亮遂权倾朝野,军政大事皆其一人决断。然亮之忠,或岳飞,文天祥可比。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出山便定天下三分之势,辅佐先主定蜀国基业,他,就如章武剑般锋利,坚硬,刚正又一往无前。放不下的,唯蜀也。如果再给他一个十年,可否再造就一个五百年的盛世?想来是时间,用着沉重的方式,在那烽烟四起的时代,让一颗又一颗明星陨落,从而推动着历史的更迭。

        定天下之三分,成八阵图,起以燎原之势,燃赤壁烽烟。于先主密谈留《隆中对》,奠蜀国成国之基石,论天下英雄豪强之局势,七征中原,六出祁山,平定南蛮,作出师一表呈后主,昭赤子之心。

       孔明之后,季汉无相。

       今朝相父 辅后主 扶倾颓 

       当年孔明 佐先主 兴汉室

       今朝建兴 鞠躬尽瘁 五丈原上呕心血

       当年章武 殚精竭虑 白帝城中幡旗展

评论

热度(20)